也谈雨

我阅读过的汉语,对雨有一种赞美。显然是我国几千年悠久历史的农耕文明,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你看古人赋予了雨的思想灵魂,雨会观颜察色,更加会看天时地利。春潮带雨晚来急,野渡无人舟自横。即使是春日大潮也要把雨当作先头部队,潮水仅能让舟船浮动,只有暴雨,让舟船横着,可见雨的作用力甚至比潮汐厉害。

但我对于雨,春雨、夏雨、秋雨、冬雨,从来是忌讳的。我出身于盐民之家,靠卖盐为计,辛辛苦苦耙了四遍的沙町,一阵雨将沦为平地。我小时候看到母亲拖着沉重的盐箕回家,那满脸难以言说的模样,无可奈何的脸色,我有点害怕。特别是半夜三更,下雨了立即要去收盐,跌倒卤缸是常有的事,其苦难以言传。我们盐民,那艰难岁月盐钱的收入不够维持生活,要依靠半盐半渔,方是生活之计。

我小时候在没去学校时也不能吃死米,也要随大人下海钓鱼,当日下午到盐町沟或者荒滩沟挖沙虫,用海水养着一夜,鱼是精灵的,沙虫死了它不会随便上钓。我记得天刚亮就急于下海坐着自家的小船钓鱼,而且要看准礁石的准确位置,渔民们叫石排。特别是夏天经常冒雨垂钓,一双手掌被雨伴那海水刻下一道一道的纹痕,为生存计,我们是不会遇暴雨鸣锣收兵的。

夏天傍晚,我们要划船到考洲洋的海滩,退潮了裸露出海滩摸虾,经常是夏潮带雨,裸身淋雨是常见的了。好在不是盐池,随雨之便。

我不想写雨的坏话,我深感离谱。我还活着,以后我要赞美雨。

随机推荐: 淘宝网优惠券 淘宝折扣网 淘宝领券 隐藏优惠券 拼多多优惠券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